港综差佬实在太猛了018 面冷心善良的李沧东,港综差佬实在太猛了18 面冷心善良的李沧东_科幻灵异_赢咖3平台
赢咖3平台 > 港综差佬实在太猛了 > 018 面冷心善良的李沧东

018 面冷心善良的李沧东


  “呼哧~呼哧~”何细魁使出来幼儿园那年抢女孩棒棒糖时奔跑的劲,终于在累倒之前抓住警察的视野盲区,逃脱出来了。影视里警察追不过小偷的场景,那都是骗人的,导演和编剧的剧情需要而已,真是遇见警察你看看能跑得过吗?
  “叮~”手表的铃声响起,你有一则新消息!
  “恭喜小主获得新界南赛场的胜利,喜提‘幻影车神’的称号。”
  “就这,没了,车神的待遇呢?”何细魁气急而笑,真的没有心思吐槽系统了。
  姓名:何细魁
  种族:人类
  年龄:20岁
  天赋:幻影车神
  体质:2+2(成人一般为5)
  智力:7+2(成人一般为5)
  反应速度:4+3(成人一般为5)
  技能:开锁(初级)、车技(高级)
  善恶值:-8(不是恶人,只是一个误入歧途的小混蛋。)
  评价:幻影车神加上老司机车技,总算不是一个一无是处,胆小怕事的人了。
  何细魁看来一下个人信息面板,天赋和评价的都发生变化了。看来系统的变化,要细心观察才能看到啊,不然一不小心就出错过了。
  “叮~”何细魁想的入神的时候,手表的铃声响起,又有一则新消息!
  “看到信息,速回电话!”何细魁看到发送信息的电话号码,原来是李沧东的来电发到了他的BB机上,可是为什么信息会出现在他的手表上呢。
  何细魁摸摸自己身上的口袋,没有看到BB机。那抚摸的动作和神情,实在是太迷离了。幸好没有别人在场,不然就把他抓到警局罪名“影响市容”。
  不用问系统了,它什么也不会告诉何细魁的?
  那么只能任由何细魁猜测了,系统会不会把BB机接收信息的功能给合并了。手表不仅只是提示任务和个人信息的显示,还多了一个接收BB机信息的功能。
  既然手表可以接收信息,那么能不能拨打电话呢?
  “接通李沧东!”何细魁凑到手表前,小声的说。
  “嘟嘟~”电话接通了,电话另一头传来一个声音,“喂,哪位!”
  “李Sir,是我,细鬼!”
  “是你啊,跑掉了吗?”李沧东装作不经意,随口那么一说。
  “你说呢?”何细魁气不从一处出,不跑出来能打电话嘛,说话的语气说不上有多好。
  “太平找你,你马上通知我。你妹妹的事,我现在帮你搞定。”听到何细魁还带着怨气的声音,李沧东顿时就放下心了。可是之前面冷的形象不能变,不然皇冠会掉的,只好冷冷的说道。
  李沧东不是一个冷漠的人,只是碍于警察的职责,不能和任何人靠的太近,把对别人的关心放在别人不容易发现的地方。
  李沧东从未解释过自己不是一个冷漠的人,因为他知道人与人之间太熟了,就没有边界和分寸感,就会做一些亲密的行为。可这样亲密的行为,并不适合情报的收集。
  只有行为足够冷漠,才可以让两人的关系保持一定的距离感。
  就是说句人话,只要我很冷漠,我俩还不熟,你就不能做什么过分的事。而且因为不熟,就不会产生情感依赖,大家都不走心也不走肾,对双方都是很好的选择。
  时间回到,何细魁前往新界立交桥下赛场的那一刻,李沧东走后并没有走多远,他的BB机收到一条信息。
  “阿炎,有什么消息啊!”李沧东停下车,按照惯例寻找安全位置的电话亭,拨打了一个电话。
  “李Sir,今晚交通部他们有行动,会对赛车比赛采取行动。”
  “哪区的?”
  “新界南!”
  “交通部哪位长官负责今晚的行动呢!”李沧东得知消息之后,便知事情坏了,一个处理不好,何细魁和太平搭上线的可能就不大了。
  “陈Sir!”
  “陈Sir!”李沧东重复了一遍,他对这个陈Sir印象很深刻,有过一些过去有过一些交际。“我知道了,先这样吧!”
  李沧东随后拨打了交通部的电话,一名中气十足的男子接通了电话。“喂,这里是交通部!”
  “陈Sir啊,我是刑事情报科高级督察李沧东。”
  “原来是李Sir啊,好久不见了,最近好吗?”陈Sir很有威严的语气,也变得有温度起来。
  “最近案子比较多,忙的都不行了,那你呢?”李沧东抱怨着最近的案子,时间要紧不想聊太多,还是赶紧进入正题吧。
  一说到工作的忙碌程度,两人一下就有了同感,陈Sir也徐徐道来,“我也是一样,忙的都要分裂成两个人来做事。现在这么晚了,还是做事。”
  但由于两人不是一个部门,警署各部门之间的保密协议,只能说自己忙的怎么怎么样,而不能坦露具体在忙什么。
  “正好您今晚在忙,有个事麻烦陈Sir帮帮手!”李沧东感觉寒暄也差不多了,改进入正题了,再具体聊做什么案子就不好了!
  “陈Sir,我的线人在替我办事,可新界南的交通部设了路障,能不能跟他们谈一谈?”李沧东不紧不慢道来,需要陈Sir帮忙的事。
  “嗯,是这样啊,开始了没有!”
  “已经出发了!”
  “那行,我尽量吧!”
  “多谢陈Sir,改天请你喝茶!”李沧东心中的石头落了一块,语气也变得轻松起来。
  .....
  通过一个个细节,可以看出李沧东并不是一个冷漠的人。
  更不用提,他的上一个线人废噏一次任务中身份被悉破,给仇家复仇身中多刀,从此沦为疯子。李沧东在事后一直照顾废噏,直到还照顾他的家人。
  可是何细魁并不理解啊,因为他看不到李沧东在背后做的事。
  也不用理解那么多,人生不都是那样稀里糊涂的过得嘛。
  别人理不理解,李沧东不在乎,他还在做一些何细魁不知道的事。
  确定赛场上不会有其他的事情发生之后,李沧东来到一家麻将馆。
  这家麻将馆很偏僻,不像是开门做生意的,更像是一个聚会点。果然,李沧东走进屋里一看,屋里通亮着打麻将的人却没看到几个。
  “东哥,你来了!”一个光头大汉、满脸凶煞的男子,吊儿郎当的打着招呼。
  “来了,就不兜圈子了,有话我就直说了!”李沧东坐到一桌麻将桌前,光头男子也跟着坐下了。
  “我有个朋友欠了马夫荣一笔账,帮我截住那笔账,”
  “东哥,你也认识高佬琛,马夫荣是他手下。”光头男子摸着脑袋,眉头紧锁着,长出一口气。“高佬琛现在大牌得很,很难谈。”
  “这里,除了你老大,你最有势力。连你都谈不拢,怎么出来混。”李沧东双手环抱着,看着光头男子的表演。根本就不相信他会办不到,不知道他在搞什么花样。
  “虽然我是你线人,可是这个我不包啊。”关头男子无奈一摊手,手放在桌子上,身体向前倾。
  “每一次你给我报消息抓到人,我都向外公布,说是卧底破案。”李沧东端起桌上的茶水,吹着茶水冒着的热气,细细的抿了一口。没有看关头男子,一门心思在喝茶。
  “如果你耍花样,我可以公布是线人报的消息。”李沧东端着茶水,顺着说话的语境,不咸不淡的看着关头男子。
  话音刚落,光头男子吓得一哆嗦,连忙招呼小弟把茶水续上。“东哥,我办事你放心,搞得定!”
  “那就好!”李沧东离开了这家麻将馆,到附近安全的地方打了一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