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scp成为至高神序第110章 选择,从scp成为至高神序第110章 选择_科幻灵异_赢咖3平台

第110章 选择


  “娜夏,去哪里啊。”坐在军用皮卡上的男人对娜夏说道。
  “送刚惹完事儿的小朋友回宿舍休息。”
  “哈哈,要不要我送你一程?”
  “收费吗?”
  “如果你想付的的话,明天晚上我正好不用巡岗。”
  “嗯,那我还是散步回去吧。”
  “害,上车!”
  周望景坐在车上,揉着太阳穴,头脑里的感觉就像是大脑都糊在了仪器,耳朵里更像是进了一堆碎玻璃渣还不断得晃晃。
  娜夏真的是贯彻了热心姐姐人设到底,见周望景面色不是很好看,还专门借来了一辆车准备直接将他送回宿舍区域,同时关心的帮白祈和周望景处理方才留下的后遗症。
  “抱歉,娜夏前辈,给您惹麻烦了。”坐在后车箱里,缓了一阵以后,周望景终于主动开口说道。
  “也不能怪你,我应该提早给你说清楚一些状况的。”娜夏坐在对面,微笑了笑宽慰说道。
  周望景看着娜夏的表情,再一次确定了眼前的女生确实是知道大楼里发生的事情的。
  她一定知道,那声惨叫声的来源,就来自于伊凡娜的人体试验台。
  但他却难以置信,明明知道这些的娜夏,如此温柔善意的娜夏,竟然没有对此表现出一点的异常。
  “娜夏前辈···这,这到底是为什么?”周望景忍不住问道。
  “伊凡娜是个实验狂人,平时都很正常,但是如果干涉了她的实验,她就会变得···嗯,按你们的话说就是有点变态,受到刺激就会尖叫,尖叫声可以制造出刺穿常人耳膜的声波。”娜夏轻声说:“她不是超现实者,她的身体会变成如今这样还拥有这种能力,还得说起她以前对scp343的一次实验···”
  娜夏正要自顾自的说下去,却被周望景轻声打断。
  “娜夏前辈,您知道的,我关心的不是这个。”周望景轻声说。
  娜夏听到周望景的话只能沉默,片刻之后才终于叹了口气。
  “看来你真的看到了啊。”娜夏轻声叹道:“但那些东西本不是你这种新兵该接触的,哎,怪也怪现在地下设施没有完全建好,才只能让那些不太见的了光的事情放在地面上来做。”
  “既然我看到了,那就干脆告诉我全相吧,您知道我是怎么加入的基金会,我没有那么脆弱。”周望景说。
  听了周望景坚定的语气,娜夏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
  “你应该知道,在基金会,等级是分为A,B,C,D,E五个,最高等级为A级,O5成员全部都在这个编级,最低等级为E级,你现在,以及那些入伍后刚刚通过一年集训的新兵就是···但我们在对外做宣传的时候,你们应该很少能听到关于D级成员的消息。”
  “在基金会,D级成员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分级,他们负责直接操作极端危险异常并不被允许接触基金会重要机密任务及项目,D级人员通常是拥有犯罪背景的囚犯,特别是那些早该被执行死刑的,又或者各地政府将要处决的异端组织,就像你看到的那位,她的罪行是参与邪教仪式杀死了自己的父母,早在一个月前就该被处决了。”娜夏说:“他们的生命原本早该结束,但他们选择将命卖给了基金会,于是就有了基金会的D级成员···你可以这么理解,虽然他们的编级是D级,但他们比起E级还要少一样东西,那就是做人和选择死亡方式的权力。”
  “在基金会对他们有一种很残酷的称呼方法,叫做···可消耗人员。”
  “人又不是物品,难道因为他们犯下了罪行,就能拿他们做那些惨无人道的人体实验吗?”周望景摇了摇头,他还是有些无法接受。
  在他看来,即便是犯罪者也应该有属于他们的惩罚和死亡方式,而不是变成如同小白鼠一样的东西,在那样的绝望和痛苦中死去。
  “哥哥。”白祈戳了戳周望景,提醒他的失态。
  “不好意思,我失态了,您一定觉得我像个优柔寡断的圣母吧。”注意到自己语气失态的周望景平复了心情,歉疚道。
  “我能明白你的心情,我最初接触到这种事情的时候,是已经加入基金会的一年后,当时我害怕和愤怒到直接哭了出来,一个月的时间做梦都是类似的场景。”娜夏说。“而且我不觉得圣母是贬义的词汇,对于一个刚从高中毕业的男生来说,如果能在初次见到这种场景就表现得淡定漠然的,我不会觉得他很冷静很帅,我觉得他更应该去看看心理医生。”
  娜夏如此说道,想了想之后,再次微微叹气。
  “这样吧,我给你一种思考的方式,也许能帮你快速的做出判断。”
  “您说吧,娜夏前辈。”周望景点头道。
  “如果一群杀人犯的性命,能换回你朋友,战友,甚至最亲密的人的性命,那么你要怎么做出选择。”娜夏想了想,微微犹豫但还是补充道:“如果在你妹妹的生命受到危险的时候,你又会怎么选择?”
  “娜夏前辈,你不该问哥哥这种本身就不成立的问题。”白祈当即制止。
  周望景:“···”
  周望景也一愣,但这个瞬间并不是犹豫,而是一种面对残酷抉择时候的痛苦···就像当初他为了作战,将096引到了商贸街的时候一样。
  不管这样的抉择会让他多么自责,多么痛苦,但结局他都一定会挑选一样的选项。
  “我会选择我的妹妹,白祈她的话,无论如何我都会这么选。”
  “那么,以后在面对这样的事情的时候,就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娜夏笑了笑。“虽然我们在选择了一个答案的同时,也不能说明我们选的就是正确的,更不能说明另外一个选项是应该抛弃的,但以后你就会明白,很多事情在没有找到完美的答案以前,我们别无选择,我们无可奈何。”
  “你可以永远保留这份善良,但是在你有能力改变这些以前,你要自己适应这里···现在交给你的任务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把今天见到的忘掉,这件事传到伦道委耳朵里还是挺麻烦的。”
  将两人送到了宿舍区,跟娜夏道别之后,周望景注意到了身后跟着的,踢着地面碎石子的白祈。
  “怎么了,跟个小孩子一样。”周望景看着白祈幼稚的样子,心情好了很多,感觉刚才那些残酷的认识,都可以暂且扔在脑后。
  被周望景这么说的白祈当即停下了动作,小跑着跟了上去。
  “才没有,只是觉得,听到哥哥毫不犹豫的那么说的时候···”白祈伸出手指,做出了一个‘一点点’的手势。“很意外的,感觉有那么亿点点的开心。”
  “什么呀,你不会再遇到那种危险的好吗?”周望景没好气弹了一下白祈的额头。
  白祈点了点头,然后又抬起头笑着说:“如果有一天,面对这样的选择的话,我也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哥哥的。”
  “少乌鸦嘴了,赶紧回自己的宿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