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道人第二百六十一章 飞石岛,虎道人第261章 飞石岛_武侠仙侠_赢咖3平台
赢咖3平台 > 虎道人 > 第二百六十一章 飞石岛

第二百六十一章 飞石岛

    
  
      离开鲛人的海域,当七情六欲果的效果消失瞬间,莫然眼角就流出悔恨的眼泪。
  
      曾经有个那么美的姐姐在我的面前,我没有动心。直到失去了才知道追悔莫及。如果还给我次机会,我定会留在那里不走了。
  
      对于颜狗莫然而言,鲛女的面容是比成年之后龙芷蓝还要美丽的存在。这如何不让他心动。
  
      张英看着失魂落魄的他,冷笑说道:“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他迟疑了下,还是摇摇头说:“还是算了,等我以后强大了,再来这里吧。”
  
      总算还没有傻到色令智昏,他现在回去,定会被扒皮抽骨吃的干干净净。
  
      行人又飞了几天,终于又给他们看见个大岛。从天上看去,这岛占地极大,而且岛上还有座独峰。这独峰也有点意思,山尖尖像是被锤了下,打出个巨大的豁口。
  
      莫然看了下这岛,对张英说:“这好像是我们龙游观的海外诸岛之。你看,那里是龙游观的标志。”
  
      从天上看,地面有个占地不小的道观,而道观的央广场也有个赤龙标志。
  
      就在这个时候,道观有人飞了出来,对着张英遥遥拜,说:“这位道友,这里是龙游观地盘,如没有什么事,还请不要久留。以免引起误会。”
  
      张英笑,将自己的身份令牌丢了出去。令牌飞到那人面前,那人看。然后抱拳喊道:“原来是上观的师兄!”
  
      张英点点头,说:“正是,那我可以下去休息阵吗?”
  
      这人迟疑了下,说:“平时还是可以的,但是最近岛主下达命令封闭全岛,怕是有些不方便。”
  
      张英和赤潮互相看看,说:“既然如此,我们就不打扰了。”张英对他拱拱手,然后就要飞走。
  
      但是这个时候,地面上道观又分出个人,那人遥遥的喊道:“前方的道友请留步!”
  
      他飞了过来,拦住张英说道:“道友何必着急,我去禀报声岛主,大家都是龙游观的人,想来也不会太为难。”
  
      张英笑道:“如此这样最好,我们在东海飞了好几天,也有点乏了。”
  
      这人笑笑,对着身边的同门说道:“你还不下去和岛主禀告声?”
  
      最初那人只能无奈点点头,看了眼张英然后飞了下去。
  
      不多时,又有个新的人飞到上空,对着张英说:“是上观的师兄吧,那请入观休息。”
  
      两人隐隐夹着张英等人,张英等人自然是下降到道观广场。
  
      刚刚站在广场上,那两个弟子就急速后退。地面的赤龙发出道光芒将张英等人给包围起来。
  
      这个时候,道观大殿走出几个修士。其打头的个修士络腮胡,高发髻。他笑着说:“这不就结束了?上观的师兄又如何,这护观大阵连筑基期修士也能困住,我们为何要怕?”
  
      张英心叹,对着前面的人问道:“可是镇守此岛的长老回去了?”
  
      海外诸岛,都有筑基期修士镇守,而且都是上观长老镇守。其最大的潜龙、翔龙二岛更是有筑基后期的长老镇守。
  
      这个岛也很大,但是远远没有到潜龙、翔龙二岛的程度,那两个岛上可是有数十万人口的大岛。这个岛上应该是个筑基前期修士驻守的。
  
      岛上的筑基期修士回去了,剩下的就是些炼气期的修士。只是现在看来,这些修士是动了坏心思。
  
      果然,为首的络腮胡说:“佛门入侵,总观陷入危机。也不知道能不能退敌。万总观陷落了,我们这些海外弟子,还需要保存修行种子。”
  
      张英听了他的话,说道:“所以,你们就打算趁着这次危机,将这里给占住了?”
  
      龙游观的海外诸岛都是龙游观的资源基地。每个岛上都产出不同的资源。这些岛源源不断的给总观输血,才让总观能维持,才让元气丹的自由兑换成为可能,才让神都繁华起来。
  
      这其实就是殖民地经济。为了控制海外诸岛,龙游观每年都会放出那些潜力已尽的上观道童去岛上。这并不是个好差事。因为来到这些岛相当于离开了神都的繁华,是来岛上干活的。
  
      所以说,来到海外的上观弟子心是郁闷的,他们是被发配过来的。如果是长老出海镇守,那又是不同的待遇。
  
      “什么叫占住,我们只是拿回我们应该得到的。”这络腮胡也懒得说那么多,他摆摆手说:“发动大阵,将他禁锢住。”
  
      阵法开始缓缓收缩,开始对张英等人压迫过来。这阵法能困住筑基期修士,就是能将筑基期修士的道基给困住,没有道基提供法力,筑基期修士也强不到哪里去。
  
      但是这些人显然是没有遇上张英这样的修士。
  
      张英道剑气打下去,剑气击打在光幕上,将光幕打了个涟漪。这络腮胡冷笑道:“这大阵能吸收筑基期的攻击,你要是能破了这大阵,我将这里的石砖都吃完。”
  
      张英笑,说:“也不用你吃石砖,就吃我斧就行!”他的话音落下,柄小斧头就从他的手飞了出来。
  
      这小斧头对着光幕撞,光幕像是块玻璃样被打碎,小斧头去势不减,直接对着那修士砸去,下将他胸口砸碎。
  
      晋升筑基期,小斧头也得到了史诗级的加强。身上不仅仅多了两重宝光,达到了三重宝光的地步,而且本身的重量从五千万斤增长到了千万斤。
  
      这样的重量撞在身上,与其说是撞在座山上,还不如说是座小山撞在你身上。
  
      刹那间,场上片寂静,仿佛风都停滞。
  
      张英看了看四周的人,朗声说道:“落井下石,趁火打劫,还试图狙杀同门弟子。你们胆子很大嘛。”
  
      围堵张英,这些弟子靠的就是这个大阵。但是这个大阵下就被张英打碎。带头大哥也下死在这师兄的手。其他人下都懵了。
  
      其个弟子战战兢兢的说:“这不关我的事,我也是被胁迫的!求师兄饶我命!”他边说着边后退,忽然转身飞了出去。
  
      但是他马上就惊恐的发现,道风墙将这里给围住了。
  
      风卷起道旋风,将整个广场给包裹起来。
  
      “如果有什么不满,不应该在门派遭遇大难的时候落井下石,占住门派的产业填补私欲。你们这不是在拿回你们应得的东西,而是在谋乱。”
  
      “既不能共富贵,也不用共患难,你们的行为我理解,但是不能容忍。最初的时候,最先出来的弟子已经让我们走了。我已经猜到你们这里发生了变故。但是你们的事情不轮到我来处理,以后会有龙游观的人来处理。我当时是打算走的。”
  
      “但是,你们后来想要将我诓骗下去,对我图谋不轨。这就是我不能容忍的地方。纵然你们有千般理由,万分委屈。但是想要谋财害命,这就是我不能容忍的地方。”
  
      “今天在场的各位都有罪。带头的人我已经除掉,首恶已诛。你们不管是被胁迫的,还是真心参与的,都轮不到我来管。”
  
      张英说到这里,手飞出个阵盘。这阵盘落在道观周围,将整个道观给包围起来。这是他炼制的困人大阵,在好几次战场上都发挥出不错的功效。
  
      这次,张英将这个道观全部笼罩住,说:“我已经设下大阵,这大阵将你们全部困在此地。你们是逃不掉的,这件事我会上报龙游观,等待龙游观的秋后算账。”
  
      “如果你们在此地努力维持下去,共同渡过难关。想来就算是后面的镇守修士到来,你们表现良好,可能就会得到龙游观的宽恕。”
  
      “你们的生死就看你们自己的表现。”
  
      张英严厉的说完这些话,眼光在各人身上巡视。有的人面若死灰,有的人暗含庆幸,还有的人犹豫不决。
  
      谋大事而畏首畏尾,死了带头之人,剩下的人犹如鼠辈。
  
      这里的事情张英会上报给龙游观,这里的人就让他们好好反思。至于龙游观对他们如何,那是龙游观的事情。
  
      张英对最初迎接他的弟子招招手。这弟子刚开始还示意张英他们离开,算起来应该算是被裹挟的弟子。
  
      张英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这人回答:“我叫郭海生。”
  
      他点点头对郭海生说:“你刚开始让我离开,表明你良心未泯。这件事情,我会向龙游观如实禀告。想来你也不会有太大罪过。如果你在这里受到打击报复,将来上观来人之后,你也可以如实禀告。”
  
      张英说话声不算太大,但是也让周边的人听得清二楚。如果其他人真的对郭海生打击报复,以后来秋后算账的龙游观修士必然不会轻饶他们。
  
      如果郭海生死了,那说明这里的人根本没有悔改之心,等上观修士到了,这里必将受到血腥清洗。
  
      郭海生就像是颗钉子钉在他们的心头上,甚至是以后龙游观修士来了,都会问他其他的人表现如何,然后按此定罪。
  
      这可能会让郭海生在这段时间被孤立,但是会让他在这段时间保住性命。甚至如果他操作得好,还能拉拢批人在他手下。
  
      张英点点头,拍了拍他的肩膀以作鼓励。继续问:“你这岛叫什么名字?”这是要问的,不然不好打报告。
  
      “这里叫飞石岛,因为千年前有块飞石击岛上的独峰而有名。千年前这座岛叫独峰岛,后来才改名的。”郭海生也知道事情的轻重,生怕张英忘记,还给详细介绍了下岛名的由来。
  
      张英下就好奇了:“被飞石击?”他回想了下岛上独峰的样子,确实是像是被东西打成这样。
  
      郭海生点点头说:“这件事龙游观也有记载的,万万不会骗了师兄。”
  
      “我不是说你骗我,我只是对这飞石有点兴趣,你能详细说说吗?”
  
      郭海生迟疑下,还是说道:“这点我也不清楚,只是岛上直有这样的说法。说是千年之前,有天风和日丽,忽然天边飞来块巨大的石头。这石头朝着岛上就撞了过来,当时的镇守长老大惊,使出各种法术想要击毁这块巨石,但是都收效甚微。”
  
      “当时大家都吓坏了,开始各自逃命。这样大的巨石砸在岛上,就算是筑基期修士也要完蛋的。”
  
      “不过后来据说这飞石只是击了独峰山顶,引发阵强烈的地动,然后这飞石就打着飘样飞向西边去了。岛就这样保住了,因为过于命大,这岛就被更名为飞石岛。”
  
      张英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在天上飞石,下就让张英想起了风息石妖交代自己的话。这飞石会不会就是飞石观?
  
      飞石观就是颗在天上飞翔的巨大石头。
  
      不过也问不出更多的东西,张英点点头之后,说:“你好好表现,龙游观是个万年沉淀的大观,想要陷落不是那么简单的。”
  
      这算是给了郭海生针强心剂,郭海生勉强笑笑。
  
      张英看了看四周,给他们个威胁的眼神。然后才带着莫然他们离开。
  
      龙游观实在是太庞大了,牵扯到的各方面也很多。这次和尚入侵,众多海外基地就会暂时失去控制。如果龙游观真的落败了,这些海外诸岛定会独立。
  
      不过这些事情也不关张英的事,他来龙游观的目标已经实现,可以随时脱离龙游观。
  
      倒是边的莫然在发生这样的事情之后,就有点沉默寡言了。
  
      张英瞟了他眼,说道:“你这又是怎么了?”
  
      莫然说道:“我想起父亲的句话:利益是最好的连接方式,而实力是维持连接方式的唯途径。什么都不可靠,只有实力是唯的保障。”
  
      张英诧异了下,那个对他满脸讨好的莫然父亲,竟然也有这样深刻的领悟。他说:“所以你有了新的领悟?”
  
      莫然摇摇头说:“我没有新的领悟,只是同意了父亲的话。这次要是没有大师你,甚至是大师修为没有那么高,我们都有危险。上观的身份并没有什么用。”
  
      张英满意的点点头,这小子总算是成长点。唯独只有怀的龙芷蓝迷惑的看着两人,并不知道两人在说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