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备长子154.司马进朝,刘备长子154.司马进朝_历史军事_赢咖3平台
赢咖3平台 > 刘备长子 > 154.司马进朝

154.司马进朝


  武安国关了铁匠铺,带着两个徒弟投到了刘钰麾下。
  又收了一员猛将,刘钰很高兴于是中午并没有真让蒙大掏钱,而是他来请客,点了一桌子好菜,算是为武安国接风洗尘了。
  就在刘钰在青州连下两城之际,曹操他可也没闲着。
  打败袁绍之后,曹操回到许都稍作修整,立刻出兵河内。直接将河内郡全都占领了下来。
  如此以来,更是打通了去往太行山的通道。
  太行山上的张燕终于可以安全的下山了。
  有了张燕这支奇兵,现在曹操再和袁绍的军事对比中,已经稳稳的占据了上风。
  除了张燕所部被盘活之外,让曹操感到高兴的是他在河内招到了两个大才。
  这二人便是司马家的司马朗和司马懿。
  河内司马家也算是天下有名的望族,二人的投靠让曹操很是高兴。
  于是曹操直接给了司马朗封一个官职,让他进入了朝堂。
  而司马懿却被曹操留在了丞相府中,暂作了一名书记。
  这一日,曹操叫郭嘉来丞相府议事。郭嘉来了之后,发现有司马懿站在一旁伺候。
  于是多看了他几眼,司马懿似有所觉,扭头向郭嘉看去,双目囧囧放光。
  郭嘉见状不由得大吃一惊,因为这司马懿与自己正是侧身持平,他的头竟然能在身子保持向前直立的情况下,直接扭转到自己这个方向。
  “狼顾鹰视。”郭嘉心中忽然冒出了这个词来。
  冲着司马懿点了点头,接着他的脑中一直都在重复刚才看到的那幅画面。
  就连曹操几次叫他,也全都没有听到。
  “奉孝,你今日这是怎么了?如此心不在焉,莫非生病了吗?”曹操叫了几声,见郭嘉没有应答,于是开口问道。
  郭嘉这才清醒过来,赶紧起身道:“主公,我昨日晚间偶染风寒,今日有些嗜睡,还请主公见谅。”
  “即是风寒,那你快些回去休息,来人去库房取上等的人参来,给奉孝一并带回去。”
  “多谢主公!”郭嘉告辞离开,可是他仍然忘不掉方才司马懿看他的情形。
  同时他心中暗自下定决心,以后要对此人多加关注才行。
  曹操在拿下河内之后并没有继续在跟袁绍开战,而是把目光投向宛城。
  目前长安城中李慛一家独大,他给自己封了一个大司马,利用被他控制的一些百官,在长安另开了一个小朝廷。
  曹操不是不想收拾他,只是眼下刚跟袁绍大战了一场,所以他决定还是先打一些简单的才好。
  于是宛城的张绣变成了他的目标。
  张济死后,张绣继承了宛城,有贾诩辅助,又收留了刘辟和龚都二人,使得他现在手下也聚集了五万人马。
  这一次曹操准备拿下宛城以绝后患,下一步便可以直捣长安收拾李慛了。
  兵贵神速,曹操决定出兵,立刻便带着人马兵发宛城。
  “大哥,一向可好?小弟在此有理了!”曹操前脚刚走,当天夜里,一人突然出现着司马朗的书房。
  司马朗看着来人,眉头一皱道:“六弟,你从何而来?”
  没错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王越的徒弟,司马朗的六弟司马进。
  司马进听了笑道:“大哥,此番合该我们司马家发达,小弟我可是给你来送一场大富贵了。”
  “大富贵?”司马朗冷笑一声道,“就凭你背后的小皇帝吗?”
  “你知道了?”听了司马朗的话,司马进不由得脸色一变。
  “这不难猜,在这许都,能给人富贵的不过两人而。只是曹操一日不死,你背后那小皇帝不过是笼中鸟罢了!”司马朗端起茶杯饮了一口说道。
  司马进冷笑一声,开口道:“曹贼这次必死无疑,大哥这可是我司马家的机会。真要错过了,你后悔莫及啊!”
  “老六,你太小看曹操。当初有多少人想要杀他,然强如吕布都不是他的对手。那张绣还能强过吕布?你们以为和张绣合作就能杀了曹操,未免太过天真了!”
  说罢,司马朗摇了摇头,一脸的嘲讽之色。
  “哼,大哥休要瞧不起人!你怎知我们没有后手,那张绣虽然不如吕布神勇,但是有我们配合其行事,诛杀曹贼绝无问题。”司马进冷哼一声,直接反驳道。
  见他说的如此肯定,司马朗脸色也是一正。然后看着他问道:“老六,把你们的计划与我细说一遍。”
  “这……”司马进有些犹豫,“大哥,不是我不跟你说。只是这计划我知道的也不很多。只知道是我师父和宛城中的一人商定的。他们有九成把握一定能够杀死那曹贼。
  到时候小皇帝振臂一呼,诛杀曹贼逆党,许都便将会是我们的天下了。”
  司马朗听着司马进的话,心里快速的盘算起来。
  “此事我需要跟你二哥商量一下,明日晚间给你答复。”司马朗终于抬起头说道。
  “好,那我明日再来。大哥机不可失啊!”说完,身子一晃就出了屋子,然后他纵身上房,接着几个起落已经跑的无影无踪了。
  第二天,司马朗跟司马懿秘密的见了一面。然后把司马进的话跟他说了一遍。
  哪知道司马懿听罢,冷笑着说道:“兄长不必掺和此事,曹操不会死。他们也不会成功。见到老六让他及早抽身,否则后果自负。”
  “仲达,你为何如此笃定他不会死?”司马朗皱着眉问道。
  “他气数未尽,没有早亡之相。此番虽然凶险,却有人会替他送命。所以这次回来他必然要血洗朝堂,大哥记住万不可与此事牵连。”司马懿一口气说完,然后抬眼看着兄长。
  司马朗听罢,点了点头道:“好,今晚我就劝老六抽身。我绝不参与此事。二弟,司马家的复兴,还要靠你了。”
  “大哥放心,我会尽力而为的。”
  “如此甚好!”司马朗说完直接离开。
  看着兄长走了,司马懿摇了摇头,然后返身往丞相府而去。身为书记,他进了许都之后一直都住在丞相府中。
  “仲达你去哪了,我正找你呢。来陪我下棋。”
  “是,二公子!”司马懿躬身一礼。
  只是低头的瞬间,他眼中闪过一丝异色。莫非我司马家的复兴,就在此人身上了?